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版 - 第1025期(2018年10月25日)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众多学子皆同门

作者:高镇同
 

我毕业于北洋大学航空工程系,毕业后在清华当了一段时间的助教,自1952年开始在北航一直工作到今天, 65年了,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另外还兼职材料力学教研室主任、固体力学所所长,还有系里管教学的副主任, 1991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在这60多年的漫长过程当中,我有不少人生的感悟。我从懂事开始深知百年来中国人民蒙受丧权辱国之苦,老百姓们都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当时的中国“满目疮痍,哀鸿遍野”。的确是这个样子。为了逃避战火,老百姓背着东西、领着孩子负重奔波、流离失所、归路茫茫、饮恨悲歌。我记得当时从东北逃难来的学生唱着“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一边唱一边走,十分凄凉。

我到了晚年以后喜欢写诗,就把这些印象深刻的内容都写成诗

句,其中一首诗是这样写的:

负重提携走天涯,

流离失所卧黄沙。

国之不盛家何在?

自古有国才有家。

幼时,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近代史的时候简直不像上历史课,就像诉说一部血泪史,我们的幼小心灵都觉得受到一种屈辱,但是同时也激发了一种朴素的爱国主义思想,觉得将来长大以后我们自己也能生产飞机大炮,祖国就能够强大,从那个时期起,我萌生了学习航空的愿望。

长大成人以后才发现,在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国家是不可能建立航空工业的,那个时期流传这样一句话:毕业即失业。生计不保,何谈报国?直到解放以后,我真正懂得了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建立自己的航空工业,真正实现了我的理想:学习了航空,我也才能够有这份我喜爱的工作,为此我感到自豪。


1952年10月25日北航成立了,当年我只有24岁,应该说还是一个孩子,从那天起北航就成为我工作、学习、生活的一个永恒园

地,一直到今天。在北航工作的65年我都做了一些什么呢?首先是讲课,给本科生、研究生、进修生讲课;还有就是工农兵学员,“文革”期间,工农兵上大学,我也教过两届工农兵学员;还到工厂、研究所开门办学;再有就是给中央电视大学的学生授课,大概这么几方面的人。讲课内容有材料力学、弹塑性力学、塑性力学、实验应力分析、疲劳统计学、疲劳强度、疲劳性能测试,这是一些大课,还有一些小课,所以我的学生很多。

教学确实是我心里十分感到慰藉的一点,走到哪儿都可以看到学生,甚至于我坐公共汽车的时候都有学生叫我老师,我问:“我什么时候教过你?”他们说在电大教过。特别是还有一位电大的学生叫谭建荣,此后他又读了研究生,自己刻苦学习钻研,还当选了中国工程院院士。我的这些学生当中有不少人都成了研究员、教授,其中有五名当选了院士。在教学中我的奋斗目标是努力使学生超过自己,这句话并不是空谈的,因为我想:作为老师你要不让学生超过自己社会怎么进步?所以一代要比一代强,现在看起来不是不能做到,我的很多学生在我的那个年纪都超过我了,他们都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很多我指导过的研究生在没有走出学校之前,就为国家做出贡献了。有名学生叫傅惠民,他1987年就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这在当时很罕见,课题就是《疲劳强度概率密度函数》;还有一名学生叫闫楚良,他在读博士学位期间就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现在也当选了院士。还有不少同学在学习期间就获了奖,其中,有三项部级一等奖、五项部级二等奖。

我的教学理念是这样的,不仅仅要讲授书本知识———书本知识要学的,那是前人的研究成果———而且我们还要培养出学生的一种治学能力,有了这种能力可以获取新知识,开创新的领域。让学生站在本学科的科学发展前沿,开拓创新,通过智力开发与工程实践、学术探讨与实际应用相结合,培养学生的主人翁感,使他们治学成长,报效祖国。我的学生跟我的关系不比寻常,就跟一家人一样,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报国图强,这就铸就了亲密的师生关系,为此我也写过一首诗:

校苑耕耘六十春,

学位成就四十人。

莫道女儿未如愿,

众多学子皆同门。


我们北航的航空航天博物馆是代表着北航的一个标志性的建筑,

在大学里唯有北航才有这样的博物馆。因为它是在北航飞机结构陈

列室、飞机机库基础上扩建而成,收集的不仅仅是现在服役的飞机,

还有几十年前的飞机,像“黑寡妇”(P61 )夜间战斗机。

我为什么对博物馆情有独钟呢?因为过去,我们上现场课就在这儿。《光明日报》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还介绍过我的教学法,就是

跟学生直接接触,对面交流,一问一答,我问他答,他问我答,在现场就把讲课、质疑、答疑、讨论都融为一体了。所以学生又学会了知识,又感到有兴趣。

20世纪50年代我就开始采用这样的办法,这样的办法最好,现场课既是我上课的平台,也是我备课的一个好去处。我关着屋门备课,怎么备课也是从书本上来、书本上去。跟学生一块讨论问题,就知道学生怎么认识问题,怎么解决问题,我就知道下一讲怎么讲了。

我带着学生,面对飞机讲,零距离接触,学生兴趣高,也不用挂图,是实物,有的学生还摸一摸,挺亲切的,有的还钻到飞机里头看一看,整个外形实物都可以看得见、摸得着。面对面交流,我一问他一答,他问这是怎么回事,那是怎么回事,这样师生之间也特别亲近,所以感情也特别好。而且我从中还了解到学生的一些认识规律,他们怎么看问题,怎么想问题,这是我的一个最好的备课机会。

那时我对学生说,我上完课你们回去就写作业,这个作业由你们写,我也不出题目。我就让他们去写作业:你怎么认识这个问题,怎么分析这个问题。我还保存着当年的学生作业。另外,我还保存了一名学生(徐家进)的考试卷子,他的考试题也回答得特别好,科学论证缜密超出我的意料,可以看出他已初具治学能力。

我们这个博物馆,不仅在高等学校里独一无二,在国际上也是知名的, 2013年我连续去了三次博物馆。馆藏有40多架飞机,在历史上都立下过很多战功,既能作为文物保存,又可以作为重要的教学科研工具,意义重大。同时这个博物馆也是教学、研究和生产三者产学研相结合的一个纽带。

如果能把国产的飞机和各类航天飞行器及其机载设备给它配齐就好了,这样集教学、科研、生产设计、观赏于一体,既是北航的航空航天博物馆,又为国家做了贡献。祝愿在党委领导下,大家再共同努力,把这座博物馆建成一个航空航天历史的见证者,成为学生和公众了解中国航空航天发展的生动教材。它不仅是北航的,也是北京市的,更是全国的。


高镇同, 1928年出生, 1952年调入北航,教授、博士生导师。

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北航人:航空航天重大工程的中流砥柱
· 众多学子皆同门
· 今天是我们的生日,我的北航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