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版 - 第342期(2018年3月24日) - 第04版:04      语音播报
 

归 零(续):没 有 如 果医学检验学院王艺潼


  小北和念初同报了迎新晚会的节目,一个独唱,一个主持。念初讨厌极了彩排这件事儿,不单单是因花费的时间长,还有小北姑娘独特的魅力俘获了一堆粉丝的这件事儿,也让她嫉妒得不行。
  演出那天,小北穿得很简单。
  她绑着白色的发带,额前的碎发隐约地遮着。橙色的柔和灯光照着她的脸,在黑色的花格子衬衫的映衬下,只能用神祗来形容她,没错,只能用神祗。小北的手指修长干净,脸颊白皙,没有丝毫胭脂水粉的点缀,干净利落这个词好像天生就是为这样的小北姑娘准备的。
  看着这样的苏漠北,尤念初觉得打扮得像花仙子的自己像个小丑,不光滑稽,还可笑得不得了。
  苏漠北选了一首摇滚的歌曲。如果说一开始,柔和的灯光让她看起来安静,那当音乐响起的刹那,这个自开学一直以来忧郁的姑娘就变成了一匹狼,眸子中迸出狂野,还带着些许妖媚。台下的姑娘齐齐地着了她的道,像发疯了一样吼着她的名字。尤念初第一次觉得“苏漠北”这个名字是如此地刺耳。
  尤念初第一次遇见苏漠北的时候就知道,这姑娘将会是自己一辈子都要去嫉妒的人。她歌唱唱得很好听,几乎什么样的歌她都能驾驭。她爱苏漠北的歌声,尤其是在自己孤独的时候。尤念初自己知道,男人喜欢自己这样的百合,喜欢这样的干净,而女生却喜欢像苏漠北那样的野玫瑰,毕竟不是所有的男生都和偶像剧里的男主一样,体贴还多才多艺吧。
  “小北,现在这样的你,我嫉妒得想要发疯。”在苏漠北喧嚣的歌声中,念初的呢喃轻巧地被淹没了过去。
  她不想说给谁听,只想说出来而已。
  中国民间有一句俗语:人怕出名,猪怕壮。不知道是谁把苏漠北在迎新晚会上的表演视频上传到学校的公网上,一时卷起层层波澜。苏漠北过上了走在路上会遇到各种不认识的人跟她打招呼的日子,男的女的,同学老师,还有外国人。QQ微信里也有各式各样的人想要加她为好友,随意发一条动态都会莫名奇妙地收获几百条赞。她惊慌失措着,北妈妈却高兴得不亦乐乎,到处显摆,各种炫耀,连平时送东西的次数也逐渐增加。
  这样的日子,苏漠北过得烦了,尤念初也腻得不行。她不记得已经有多少人来找她要小北姑娘的联系方式了。如果说,卖苏漠北的联系方式可以赚钱的话,也许现在的尤念初已经发了。她心里有不耐烦,不愿意,也带着嫉妒。
  “同学,可以给我小北同学的联系方式吗?”
  “网上没有吗?为什么要问我?”
  “网上的都是假的,求求你给我吧!”
  “你们到底喜欢她什么呀?你们觉得她那样惺惺作态地耍帅很厉害是吗?!麻烦你们都正常点儿好吗!苏漠北她喜欢男的,就算你要了她的联系方式也改变不了什么!”尤念初火了,一股脑地把这些天想说的话全都吐了出来。女孩儿被她吓到了,眼中的泪跟变魔术一样刷的一下流了下来。
  岁月不巧,不巧到这样的场面入了苏漠北的眼。尤念初不记得苏漠北说了什么,只知道,那双似水的眸子里盛着的都是失望。
  “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苏漠北闻言停住了脚步。她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晚间路灯的灯光疼爱地在她身上打了个光圈。看起来很暖,但其实,很冷。
  “没有。”
  尤念初上前抓住苏漠北的手腕,大力地摆正她的身子。苏漠北原本充满灵气的眸,现在变得黯淡无光,还渗着些许阴冷。
  “我不是故意吼她的。”
  “嗯,然后呢。”
  “那些说你的话我也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气急了。”
  苏漠北闷着不言,只是紧盯着尤念初。尤念初可能快疯了,疯到把这么多年藏在心里的话,一股脑地都说了出来。
  “苏漠北,我有的时候真是嫉妒你。上高中的时候老师喜欢你,同学喜欢你,全校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你。我以为,我们做朋友做陪衬的不会是我。没想到啊,天不遂人愿。哈哈,到了大学,你优秀得让我嫉妒得发疯!”
  “还有吗?”
  “还有吗?!”尤念初错愕地睁大了眼。
  “苏漠北,你可真够能忍的。今时今日,我才觉得你是那么的可怜至极。为了朋友,你还真是大度啊!”
  “尤念初,你不是朋友。”苏漠北冷漠的诉说淹没了尤念初的吼叫。
  “什么?”尤念初猩红的眼中浮现丝丝错愕,她猛然放开苏漠北的手腕,向后退了好几步,直到撞到背后的墙。苏漠北冷眼地看着,紧抿着唇。
  “我从来不对朋友宽容。从前是,现在也是。在我心里,你,尤念初是亲人。你怎么吼她们我不在意,你有多嫉妒我也看在眼里,我从来不讲,只是因为我在乎你。我真的以为你是真心真意地待我。呵,今天,我才知道我在你眼里只是惺惺作态。”
  苏漠北仰着头,斜看头顶的灯光。她的眼角瞥到尤念初颤抖的肩膀,断断续续的低泣声传到她的耳里。
  “尤念初,你别在我面前哭。现在,我不是一个能给你擦眼泪的人。”
  那天,晚风席席,繁星满空。尤念初不记得苏漠北是何时走的。但她知道,她和苏漠北,完了。
  苏漠北调了寝室,上课的时候也自己一个人坐在一排。她又变了很多,也没变很多。尤念初猜不透,可尤念初她自己心里明白,现在的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她没有理由怪罪任何人。
  尤念初可以有很多朋友,很多各式各样的朋友。她们可以爱慕她,她们也可以嫉妒她,甚至憎恨她,她都觉得无所谓。
  她不是第一次和朋友闹掰,但不知怎地,这次,她的心微微阵痛。不强烈,但深入骨髓。
  尤念初很想告诉苏漠北:“你可能是长在我生命里的那个人。”可她现在,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苏漠北搬走后,尤念初就真的是形单影只。以前,室友们都是因为苏漠北而跟她亲近,她们想了解苏漠北,而她就是室友们眼中最了解苏漠北的人。现在,苏漠北走了,而自己也不擅交际,大多的时间里,她都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强迫自己看小说。
  这样的日子尤念初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也不知道苏漠北过了多久。
  有时候,一个人的隐瞒,后果往往要两个人一起承担。
  是夜,尤念初忧郁地拨通了家里爸爸的电话。电话里的忙音每响一次,尤念初的心都要乱跳好几回。她在等待,等待一个答案。
  “喂?”电话那端传来的低磁音没有安抚尤念初的心,反而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拉开了她心中忍耐许久的脆弱。泪,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爸爸,我是念初。”
  “宝贝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爸爸,小北好像讨厌我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发了疯地嫉妒她。”
  “孩子,小北是个优秀的孩子,你们各自都有自己的优点。”尤爸爸看不见电话那旁尤念初哭得惨白的脸,他不急不缓的呼吸声伴着晚风格外地冰冷。
  “宝贝,你和小北都是好孩子,朋友之间有点儿摩擦是正常的。但爸爸保证,在她眼里,你很重要。念初,一辈子能遇到几个真心对待你的人呀,要好好珍惜呀。”
  微风凉凉,吹干了念初脸上的泪,有点儿疼。她开始想念小北温热的手指划过她脸颊的舒适。
  念初想,她心里有了答案。有一个真心对自己的人多不容易,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归 零(续):没 有 如 果医学检验学院王艺潼
· 加 油 少 年文学院 李晓梅
· 敦 煌 莫 高“哭”机械工程学院崔立伟
· 跋山涉水,不过是为了一句“说得着”文学院徐可...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