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996期(2017年10月1日) - 第04版:副刊      语音播报
 

昔日东门


  在沙航东门外,是同学们口中的“东门CBD”。清晨起,东门外开始由安静变得渐渐热闹起来。来到沙航东门重操旧业卖煎饼的阿姨,经营武汉特色卷饼的父子,红豆饼小哥……形形色色的人群,开始了忙忙碌碌的经营生活。杂粮煎饼、烤串、烤肉饭、各种面食、红豆饼、酸奶、水果捞……各种诱人的美食,也“闪亮登场”。在东门外,同学们大饱口福,也在那里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由于沙河地理位置偏僻,除了东门外的那些美食,最近的恐怕只能去地铁站附近了。而东门外的店,也成为了很放松的、与他人交流的场所。
  不少同学对那里琳琅满目的美食大加赞赏。也有同学更看重和朋友一起在那里吃饭的氛围。也有人说,会和朋友一起到那里吃吃饭,聊聊天,不必着急,是一个很放松的、适合交流的地方。
  这几年来,东门外的店铺和摊位越来越多,各式各样的美食“闪亮登场”,在同学们心中的分量也越来越重。此次,我们采访了三个美食经营者:
  在东门的美食小摊中,有这样一个很受青睐———土耳其烤肉拌饭。做烤肉拌饭的叔叔来沙河这边时间不长,大约一年多。当时,主要在学校大门口进行经营活动,门口两边都有小摊,后来才搬到了马路对面。
  负责的叔叔每天六点多钟开始工作,如果需要上货,会比这个时间更早。中午十一点准时到学校东门外,晚上九、十点钟,如果卖得快,也会早些回家。说起刚来东门的时候,他的生意并没有特别好,但是后来买的人越来越多。从叔叔后来的叙述中,不难明白原因。“我做的这个烤肉拌饭,比较复杂,所以必须花时间,时间短做不出来的。”叔叔说起自己的手艺,认真中带着对工作的自豪感。“我挑的土豆都是最好的,肉都是冰鲜的。”大概由于这份负责,他的拌饭总是受到同学们的欢迎。
  东门的水果捞小哥,兼卖红豆饼酸奶。早晨4点半左右起床,去买新鲜的水果,6点半左右回家开始准备制作中午卖的水果捞。10点50左右出发去北航,大概12点50回家,开始准备下午的小吃。到下午4点50从家出发,晚上卖完了再回家。他做的水果捞,也很受同学们的欢迎,一天大概能卖180份,这也是一天能做的最大数量了。
  回忆起最初来东门卖小吃,他感慨道:“我来这里卖了好几年的小吃了,也卖过许多不同类型的小吃。”这些年过去,有一个变化就是城管检查力度的加大,从今年开始管得越来越严了。面对这种现状,水果捞小哥也表示,希望将来能够开店,做个连锁……微信的发展也为经营活动带来了便利,同学们可以通过微信转账给老板,也在微信上建立了微信群,方便订餐。可以通过微信群和同学们进行交流,了解他们对于小吃的喜好,也能更好改进。
  上学期期末,得知了东门外的店铺将面临拆迁的消息,不少同学都很惋惜。在停止营业前的最后几天,再去那里吃一次。不顾人群的拥挤,只想再回味一下曾经的美味。
  7月14日中午,吊车终于铲平了一切,房子倒下,尘土飞扬。延续了7年的“东门CBD”不复存在。不少同学举起手机,拍下了这一幕,看到照片的人,都难免心头泛起一阵心酸。有同学留恋东门琳琅满目的美食小东北的烤面包香酥脆软;168的阿姨和叔叔特别热情,酸甜口的麻辣拌很香很香;原记的烧烤酱和别家的总是不一样,五花肉是最香的;松鸣是舍友最喜欢的一家烧烤店,虽然我觉得味道平平但是也有好多一起珍贵的记忆;引力波还没来得及去,但是他们家门口那个像发廊一样旋转的棒棒总也忘不了;蜀域的菜味道好量也大我还记得和妃妃每次来这儿吃饭她明明辣的不行下一次还要点辣菜的执着;鸡公煲、麻辣烫、杭州牛肉包、黄焖鸡米饭,也是一直一直去的地方。更不用提每天至少一顿的烤冷面、烤土豆、水果捞了。
  每一家店承载的不仅仅是食物的香气,其实更重要的是和很多人的回忆。几乎每逢社团大事大家总是会跑到对面,点上一堆的烧烤。总觉得我在所有社团的回忆里总是有东门的烟火气的。
  我不知道别人如何,但我口味重,重油重辣的,所以总也离不开东门。想想以后要走到地铁站改善伙食就很难过。有同学怀念在那里和朋友畅所欲言的聚会时光东门外的不少店拆了,感觉非常悲伤。因为那里与我的社交活动联系紧密,是一个很好的、和朋友们沟通感情的场所,会很放松。在食堂吃饭,总是匆匆忙忙。
  有活动的时候,大家可能会忙到很晚。忙完之后,大家一起聚个餐,最近的地方就是东门,出了校门就可以去吃,非常方便。并且那的叔叔阿姨都特别好,特别热情。除了和伙伴一起聚餐的时光,可能还有对那的人情味儿的一点点怀念。有同学期待东门未来的新发展我对于东门的还有很大的期待,不知道它会不会有新的变化。那些平房推掉之后会不会建成新的CBD。希望它能靠谱一点,也不求它像五道口那边一样,但是至少希望像是地铁站那样正规一些的美食城。
  东门外的店铺消失的时候,还是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但更多的真的就是对新的小吃的期待。
  光顾东门外的小店的次数并不多,更多的是一种期待。拆或不拆,都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之后可以建一个新的关系体系,可能会更合理,也更好吧。
  “东门CBD”的消逝,既是一种结束,又何尝不是暗示着新的开始呢?
(贺文蕙郭静涵母安琪)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昔日东门
· 对岸就是红茶和家乡
· 莎士比亚书店
· 聚散留痕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